一条咸鱼怪

(美宣)遇到 - 番外 靠近一点点

劣等感Riiiver:

※之前写过的遇到的番外,架空,校园,学生支×老师仪


※极度OOC,请勿上升真人


※建议搭配BGM:梁心颐-《靠近一点点》


-


交流会上没发生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没有叙旧,更没有告白。吴宣仪只是看着孟美岐笑,笑得孟美岐满脸通红地移开视线,然后伸出手去摸了摸孟美岐毛茸茸的金色脑袋。


“好啦。”


吴宣仪这次是随队来参加活动的,自然也要随队回校。散会后她跟同事们一起去孟美岐学校的教师餐厅吃饭,手机忽然振了一下,“山支大哥”给她发了条微信。她打开一看就笑了,上一次聊天时间还在一年多前,突兀地停在了“不见不散”上,而这次大哥什么也没说,只给她发了一个小狗狗趴在地上,表情纠结地滚来滚去的表情。


这家伙以为跟我卖个萌我就会原谅她啊?


吴宣仪咬着筷子尖笑,然而身体已经很诚实地回了个小兔子歪脑袋的表情过去了。发出去以后才反应过来:我不是决定要傲娇一下的吗?


她并不是真的从没有生过孟美岐的气。


从酒吧回去的那天晚上,吴宣仪失眠了。


突然被强吻了。强吻她的是她的学生,而且是个女孩子。更过分的是,这家伙强吻完了之后,居然好像自己才是被欺负的那个人一样,一句话都没说,丢下她拔腿就跑了。


吴宣仪有点哭笑不得,想笑的成分竟然还多一些。她伸手摸了摸被孟美岐吻过的唇瓣,想起孟美岐贴上来时有些被酒精浸润的凉,少许薄荷的气味泛上来。原来和女孩子接吻是这样的,柔软又安静,连音量巨大的背景乐都能因为这个吻而陡然减弱,哪怕亲吻的时间再长一点,吴宣仪可能都不会介意。


看着孟美岐落荒而逃的背影,她甚至有点奇妙的遗憾:原来这就结束了吗?


这就结束了啊。


孟美岐——那个自称“山支大哥”的女孩子,大胆地加了吴宣仪的微信,大胆地成为了吴宣仪的闺蜜,大胆地陪她形影不离一年半,大胆地在吴宣仪喊“大哥”的时候搂过她的腰……最后,大胆地吻了她。


结果她现在居然大胆地消失了。


吴宣仪多少有点气急败坏。孟美岐销声匿迹后的一段时间里她连微信都不想用,因为一旦打开,就能看到唯一置顶的那个对话框,最后一句话的时间从“昨天”变成一个冷冰冰的数字,距离每天更新的日期越来越远。她总是忍不住点开孟美岐的资料卡,孟美岐时常在朋友圈更新动态,一开始她还会恶作剧地点个赞,可是孟美岐总没反应,她也不想继续做这种剃头挑子一头热的事情了。


放任自己从山支大哥的宣仪,变回了孟美岐的吴老师。


这算什么呢?她哭笑不得地想,明明被强吻的是我,那应该是她来追我才对吧?道歉也好、解释也好,只要来找吴宣仪说话就好,为什么现在反而变成了好像是吴宣仪很在意孟美岐的局面呢?


吴宣仪毕竟是老师。被学生强吻已经够离谱了,她迈不出维系甚至是深入发展越轨关系的那一步。她多少有些寄希望于孟美岐能排除万难来找她,可是那晚之后,孟美岐竟然就真的在她的联系人里沉寂了下去,再也没有翻出过水花。


曾经亲密无间的一年多,像水蒸气一样忽然蒸发了。


从意外,到不介意,再到对孟美岐抱有期望,直到这份期望被时间磨灭。


吴宣仪连闹别扭的心情都被消磨光了。她再一次站在了大二学生的面前,看着一屋子陌生又年轻的面孔,她发现自己找不出像孟美岐那样低调又张扬的一张笑脸。


她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孟美岐。第一次见面时,孟美岐愣神的样子有点呆,被发现了就很快收敛起表情,低下头去拿东西。上课的时候,孟美岐的目光像磁铁一样留在自己身上。下课以后存电话号码,她手忙脚乱的样子看起来很好笑,而留在画上的签名则漂亮又张扬。


吴宣仪记得孟美岐的每一张作业。记得她在办公室和老师交谈时沉稳专业的样子。记得她总会忽然调整严肃的表情,偷偷朝自己笑。记得她喜欢戴白色的帽子,所以自己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故意买了一顶黑色的。记得她时不时放到桌上的小蛋糕。记得一起逛街时她始终牵着自己的手。记得她口拙得语无伦次,被说了土味情话也笑得很温柔。


记得她的那个吻。


原来我是喜欢她的。


直到孟美岐离开了学校,吴宣仪才迟钝地意识到了自己的心意。


所以在交流会看到孟美岐的时候,她在一瞬间真的想到了“命运”、“命中注定”之类可笑的词。孟美岐意外的表情和第一次见面时的惊诧微妙地重合,吴宣仪差点没忍住露出笑容,心想这孩子还是跟以前一样看起来呆呆的。


吴宣仪也说不明白,为什么要故意去找孟美岐提问。可能是带着点捉弄她的恶劣想法,想看她张口结舌地出糗,也想看看久别重逢,她会是什么反应。


更重要地是想和她说话。不由自主,想更靠近她一些。


唉。吴宣仪想起孟美岐画了一本子的画,就有点无计可施地叹了口气。是有点被孟美岐打败了啊。逃跑的时候干净利落不留痕迹,现在突然袒露心迹,居然也是理直气壮的。


可是她不讨厌孟美岐的坦率。她为这迟来的坦率觉得高兴。


所以,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孟美岐柔顺的金发。孟美岐很乖巧地随她摆弄的样子,让褪色的记忆忽然鲜活了起来,吴宣仪立刻回想起她看着自己时温柔又热烈的眼神,回想起她对自己的有求必应,一年半的消失,似乎也没有那么不可原谅了。


和隔壁学校的研究生谈恋爱的话,应该不算是师生恋吧?


吴宣仪心不在焉地往嘴里扒拉米粒,看着旁边的手机,等着它再一次亮起来。


孟美岐也没说什么特别的话,只是问她什么时候回去。其实吴宣仪今晚就应该跟队回校的,但她想了想,跟带队老师说了一声,把回程的票退了。折腾了二十多分钟,才回复孟美岐说可以再在这边待两天。


孟美岐被晾了二十多分钟,紧张得手心都出汗了。她觉得吴宣仪可能是生气了,换位思考一下也觉得正常,心想自己这是什么渣男行径,之前强吻了对方,然后断掉联系一年多,现在重新见到面了,居然就若无其事地做出一副要约对方出来的样子。


吴宣仪的回复过来,她如蒙大赦地长舒了一口气。


结果换成吴宣仪后知后觉地开始紧张:我为了这家伙把票都退了,她该不会没打算约我出去吧?


那我岂不是丢脸丢大了吗!


好在孟美岐绕了点弯,还是问了她晚上想不想一起吃顿饭。


我要傲娇一点。我要傲娇一点。吴宣仪在心里提醒自己。


然后秒回了个“好啊”。


……没出息!


孟美岐把吃饭的地方定在了离学校不远的一间韩式烤肉店。吴宣仪对这座城市的晚高峰路况预估不足,路上有点堵车,到地方时已经迟了好一会了。虽然在车里已经给孟美岐发微信说过,她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踏入隔间的时候,看到孟美岐一个人坐在烤架前,小心翼翼地拿着夹子把生肉一片片放上去,满屋子都是烤肉的香味。


她今天穿了吴宣仪送她的那件衣服。还是戴一顶白色的帽子,金色的长发从两边散下来披着肩,尤其衬出她惊人的白皙。


见吴宣仪进来,孟美岐拎着夹子没放,朝她粲然一笑:


“晚上好。”


吴宣仪坐下,看到自己的盘子里已经放了四卷生菜叶包着的烤肉了。每一卷都妥帖地刷好了蘸料,散发着微微的热气,应该是孟美岐算好了时间,她来了正好就可以开始吃。虽然对大哥的体贴早有领教,吴宣仪还是觉得这样的细致入微有点夸张,特别是发现自己右手边还放着一盘紫菜的时候……


但我是不会轻易被烤肉和紫菜收买的。


吴宣仪很有信心地拿起第一卷烤肉,动作十分矜持地往自己嘴里送。


吃了没一会,孟美岐手上卷烤肉的动作越来越熟练,还别出心裁地从自己那边折了点紫菜碎撒到烤肉上,把生菜叶卷起来的时候,若无其事地开口了。


“对不起……”


“……”


吴宣仪一口烤肉还在嘴里没咽下去。她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能不能不要使用这么沉重的开头,我到底是应该继续吃还是把烤肉放下来啊!


“上次……那个,肯定吓着你了吧。”


孟美岐垂着眼帘,把卷好的烤肉往吴宣仪的盘子里放,然后重新展开一片生菜叶,专心地往上面夹烤肉。用好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的语气,说出了吴宣仪原本以为她可能永远不会提的往事。


吴宣仪默默地把烤肉咽下去,拿起另外一卷,没往嘴里送。


“没事啊。”


她腾出手抽出一片纸巾擦了擦嘴角,很轻松地说。


“过去那么久了。聊点别的啦,你研究生读得怎么样?”


怎么就“没事”了!我不是打算要傲娇一下的吗!


“啊……”


孟美岐可能是以为她真的没有当回事,眼神说不清是庆幸还是失落地闪了一下,重新把注意力放到食物上。


“还行啊。你呢?还在教之前教我们的那门课吗?”


问出来的时候,孟美岐抬头,向吴宣仪很好看地笑了一下。吴宣仪发现她无法从这个笑容里看出孟美岐的情绪,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姑娘也已经到了当初两人认识时候她自己的年纪了。


她都学会露出这样看不出亲疏的礼节性笑容了。吴宣仪有点伤心地低头,咬了一口食之无味的烤肉,再抬脸的时候笑得也毫无破绽。


“是啊,还在教啊。”


话题往无味的方向走去。


原来这只是一次故人会面,吗。


吴宣仪想起自己因为看到了孟美岐的速写本,就以为她对自己还怀有感情,所以急不可耐地答应了见面,忽然觉得有些可笑。先前对这次碰面会发生的情况,哪怕可能再度越出轨道,吴宣仪都做好了准备。


没想到的是,事情的发展却朝向了最中规中矩的无趣可能。


索然无味地吃完了饭。


吴宣仪在孟美岐结账前拦住了她,想抢先把这笔账付掉。她也没有想什么,只是觉得美岐还是学生,自己作为工作了的人理所应当要付款。没想到被孟美岐态度坚定地反对了。她握住吴宣仪的手腕,看着她的眼睛暗示地捏了捏,然后扭头朝柜台笑了一下:


“还是我来吧。”


吴宣仪哑然地看着孟美岐的侧影。她一直比美岐要高一点,却从来没觉得这点微弱的身高优势给她带来过任何年上的实感。说起来是比美岐大三岁的,可是不知不觉间,叫她“大哥”成为了习惯,也喜欢大哥有意无意靠上来揽着她腰身的动作,顺势依在她怀里就很高兴。


美岐的美貌很端正,吴宣仪想,自己已经记不清孟美岐凑上来吻她的时候,看到了怎样的表情,但现在看到她姿态从容地与柜台结账的样子,不自觉就开始想象如果被她圈在怀里会怎么样,只要稍微抬起头,就能看到认真又可靠的孟美岐吧。


想靠近她。


也想被她靠近。


可是吴宣仪做不到完全心无芥蒂地重新走向对自己做了某些无可挽回的事情之后,果断地单方面切断联系的人。哪怕再次重逢,看到她稍微有些生疏的态度就会觉得伤心,吴宣仪也无法放弃珍贵的自尊。


站在店门口看着孟美岐取过柜台递过来的发票,随后收起手机。吴宣仪转身,在“欢迎下次光临”的送别声里率先走出了烤肉店的门。


晚上八点十分。夜幕已经完全沉降下来,不远处的路灯渐次亮着。吴宣仪和孟美岐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安静地走了十几米。就在吴宣仪奇怪“美岐怎么没有追上来呢”的时候,身后的孟美岐忽然开口了。


“……谢谢你。”


吴宣仪有点诧异地停下脚步,转回身看着依然在往前走的孟美岐。孟美岐脸上是镇定的表情,把彼此的距离缩短到五米以内后,停下了脚步。她戴着那顶白色的帽子,穿着吴宣仪送她的上衣,低下头,似乎是深呼吸了一下。


然后她仰起脸看向吴宣仪。灯光落在她的眼睛里,流光溢彩地,像是两颗明朗的星辰。


“谢谢你愿意来和我吃这顿饭……宣仪。”


孟美岐说着就不自觉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然后不好意思地笑起来。羞涩又犹豫的样子,像是第一次尝试当面告白的小男生。


“其实我一直在想怎么说……怎么解释,那件事情。但是看到你吃得很满意的样子,不想让你扫兴……”


“……”


吴宣仪下意识摸了摸自己装满生菜叶、紫菜还有烤肉的肚子。


“但是呢。”


孟美岐耸耸肩膀,深吸一口气。垂下眼帘的弧度温顺又柔和,像是做好接受最坏结局的准备一样,不给吴宣仪插话的机会,破釜沉舟地流畅地说了下去。


“好不容易再见到面了。这次不说的话,也许宣仪再也不会愿意来见我了……”


“我怎……”


“我喜欢你。”


在吴宣仪想说出“我怎么可能不会愿意见你”的同时,孟美岐顺利地完成了她的告白。


然而,即便夜色深沉,吴宣仪也清楚地看到了她通红的脸颊,甚至是脖颈。


……脸红得快要爆炸了啊。


吴宣仪故意挑起一边眉毛,歪过脑袋,用困扰的表情看着孟美岐。孟美岐果然一副“被当成变态了”的大受打击的表情,整个人都像被淋湿的狗狗一样垮了下去,吴宣仪猜测她可能已经失去组织语言的能力了,很沮丧地小小声地道歉:


“对不起……”


“干嘛要说对不起啊。”


吴宣仪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然后她站直身体,双手背后,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半天也没有动静。


吴宣仪睁开眼,孟美岐如她所料,仍然站在原地,茫然地看着她。


“好笨啊。”


吴宣仪有点不满的声音从面前飘过来。


“美岐没听过那句话吗?”


“什么?”


吴宣仪露齿而笑。脸颊有一点点不易察觉的羞涩的绯红,是孟美岐在无数张画纸上描绘过的温柔和甜美。


吴宣仪用甘甜的声音解释道:


“女孩子在你面前闭上眼睛,就是让你亲她啊。”


没有烟火的初夏。


街道被喧嚣嘈杂的人声淹没,路灯渐次亮着。


金发的、戴着白色帽子的女生,走向她在无数个日夜熟练描摹过的人,在如星光般闪烁的路灯下,交换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亲吻。


绕了很长一圈才遇到的爱情——在孟美岐迈出靠近的一步后,如同原本就属于她的礼物般,飞一样地回到了她的怀抱当中。


-Fin.